首頁 > 正文
傳統漁業轉型升級 梁平奏響新版“漁光曲”

  從空中俯瞰梁平漁業園區核心區,魚塘稻田縱橫交錯,詩畫般的田園美景宛若“江南水鄉”。通訊員 熊偉 攝/視覺重慶

金龍鰍 (受訪者供圖)

6月18日,長壽湖養殖户拉網捕魚收穫滿滿。通訊員 李衞華 攝/視覺重慶

  一個多月前,交通運輸部發布2020年度“十大最美農村路”名單,梁平區漁米路脱穎而出,入選全國十強。

  “漁米路之所以能當選,是因為它連接了禮讓鎮川西村的美麗村莊、成片魚塘,串聯起沿線5000畝楊梅藍莓、3000畝花生、1200畝梨園、800畝葡萄園、600畝草莓園等特色農業基地,呈現出魚肥水美、瓜果飄香的美麗鄉村畫卷。”梁平區農業農村委副主任唐幫元向重慶日報記者解釋道。

  但在幾年前,以川西村為核心的梁平漁業園區,還只是一個比較傳統的漁業基地,儘管擁有全市規模集中度最大的商品魚生產基地和唯一以漁業為主的農業科技園,但來往的人,除了漁民就是漁販,外面知道的人並不多。

  “現在,我們不光賣魚,也賣景。”唐幫元説,當地一方面對原有的漁業養殖進行結構調整,發展生態漁業,另一方面,又在漁米路沿線佈局垂釣休閒、旅遊觀光、露營避暑等項目,走一條漁文旅融合發展的現代漁業之路,一曲新版《漁光曲》正在這裏奏響。

  結構調整:

  南美白對蝦“遊”進了川西村

  “來,搭把手!”7月2日,位於梁平區禮讓鎮川西村的重慶市對蝦工場一片繁忙,工人們把剛送到的南美白對蝦苗從車上扛下來。走進工場,一個個池子已蓄滿了水,水流歡快地奔湧着,似乎在迎接着蝦苗投進它的懷抱。

  説着一口普通話的工場總經理劉大偉,來自淡水養殖大省湖北,與梁平結緣,還有一段故事。

  梁平漁業園區已成立10年,養殖規模1.2萬畝,年產量1.5萬噸,總產值7億元,發展初見成效。

  然而,轉型也迫在眉睫。2019年,農業農村部等十部委聯合印發《關於加快推進水產養殖業綠色發展的若干意見》,提出建設環境友好型水產養殖業。

  “我們當時就在計劃,實現漁業的產業結構調整與升級,解決水產養殖發展與生態環境保護的矛盾。”梁平區農業農村委副主任唐幫元説。

  2020年,梁平漁業的專家顧問,華中農業大學水產學院教授梅潔,向梁平引薦了武漢康立斯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這家公司的負責人是中國科學院水工程生態研究所研究員劉漢勤,其公司的重要業務是循環水養殖系統的研發與推廣。雙方在接洽中發現了機遇,梁平找到了園區綠色轉型的科技支撐,而劉漢勤則發現可以在湖北之外的地方大展拳腳。

  於是,作為武漢公司的子公司,重慶市對蝦工場於去年11月在梁平成立,劉大偉等人被派到了梁平。

  “我們在全國範圍內率先使用循環水系統成功養殖南美白對蝦,不僅節能降耗,更能增產增收。”劉大偉告訴重慶日報記者,工場內南美白對蝦的日均產量約500斤,年產量可達18萬斤,年產值達720萬元,而其佔地僅為25畝——與園區的其他養殖户相比,其單位產出高出幾倍,而且納米紫外線消毒、生物濾池、動力泵清水池等技術的運用,代表了綠色生態養殖的發展方向。

  梁平漁業園區在結構調整方面的動作還不止於此。去年以來,園區搶抓長江“十年禁漁”政策實施後市場優質魚供給不足的重大機遇,積極引導養殖業主調優養殖結構,逐步減少“四大家魚”傳統高密度養殖面積,引進鱸魚、大閘蟹、南美白對蝦、羅氏沼蝦等名優魚品種,推廣面積5000餘畝,名優魚產品比重近40%,商品魚價格同比增長30%以上。

  生態養殖:

  尾水處理池成了養殖標配

  與結構調整並行的,是生態技術的推廣運用,尤其是對養殖尾水的治理。

  梁平漁業發展過程中,養殖密度大、尾水處理差是大多數養殖主體的一個弊病。

  禮讓鎮同河村村民潘傳均是最早回鄉發展漁業的村民之一。剛起步之時他不懂技術,虧了100多萬元,後來政府不斷組織技術培訓,他慢慢摸索到了門道,逐漸扭虧為盈。

  為了把損失趕緊補上,他加大了養殖密度,隨之而來的便是餌料、魚藥的加倍使用。在尾水治理沒有到位的情況下,水質成了問題,一旦有暴雨或泄漏,污水便會排進川流而過的龍溪河中,造成污染。

  怎麼辦呢?梁平採取了三個做法:一是引導養殖户降低養殖密度,減少魚塘污染物的產生;二是治理尾水;三是養殖技術的更新。

  第一個需要時間,後面兩個則可立即着手。去年,梁平區拿出3000萬元,用於園區的尾水治理,一條長約750米的生態溝渠,很快建成併發揮出功效。

  這條溝渠包含有“三池兩壩”,即沉澱池、曝氣池、生態淨化池和兩個過濾壩。在沉澱池,養殖尾水匯流後,通過一道過濾壩再到曝氣池,再經過一道過濾壩到生態淨化池,就可以達標排放了。根據測算,經過生態溝渠過濾後的尾水,水質能夠達到地表四類甚至三類水質。

  養殖户方面,當地有關部門要求養殖面積6-10%用於修建生態池、“三池兩壩”等工程設施,用於處理池塘中上層養殖尾。

  要減少魚塘面積,一開始許多養殖户並不樂意。但是短期的經濟效益“減法”卻能轉換為長期綜合效益“加法”:一方面,經過處理的尾水水質有效改善,保障了河道水環境的安全穩定和養殖塘的水環境質量;另一方面,水質的優化也帶來了水產品產量和質量的提升,能提高經濟效益,“這筆賬大家都能算得過來。”梁平區畜牧漁業發展中心主任唐仁軍説。

  養殖技術更新方面,依託重慶三峽職業學院、重慶市生態漁產業技術體系在村裏建起的稻漁綜合種養試驗示範基地,園區牛刀小試發展了稻魚共生養殖。“雖然減少了養殖密度,但稻米和魚的品質都提高了,價格也跟着漲起來了。”養殖户龔來兵掰着指頭算賬,喜笑顏開。

  去年10月至今,梁平區還依法對3起養殖尾水超標排放的違法行為做出處罰,這讓養殖户明白,肥水養魚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誰排放誰負責”的觀念更加深入人心。

  產業融合:

  生態漁園與路景聯動提上日程

  記者發現,梁平漁業園區內有130餘家養殖主體,但竟然難覓一家生態漁莊:“難道大家都只是養魚、賣魚?”

  “這的確是我們目前的一個短板。”唐仁軍並不諱言。

  養殖户羅小紅對此頗有微辭:“我們這裏儘管成功申報為3A級景區,但沒什麼可玩的項目,也沒有吃飯的地方,不少來玩的人只有打道回府。”

  延伸產業鏈條,促進產業融合,是梁平正努力解決的課題之一。

  兩年多前,“川西漁村”項目在龍溪河畔正式開園迎客。

  “川西漁村”範圍涵蓋禮讓鎮、明達鎮、仁賢街道的部分村莊,其核心區域位於禮讓鎮川西村,面積達1.2萬餘畝,年孵化各類魚苗10億尾,生產水產品1.5萬噸,成為集良種繁育、養殖加工、休閒觀光等於一體的休閒漁業示範園區。

  禮讓鎮黨委書記劉文洋介紹,“川西漁村”分為漁閲——科普展示區、漁火——文化體驗區、漁趣——旅遊拓展區、漁家——度假休閒區幾大板塊,幷包括龍溪河公園、漁業養殖觀光區、自動恆温孵化中心、稻漁人家等景點。遊客置身其中,可以學習漁業養殖知識,感受阡陌縱橫的魚塘美景,遊覽龍溪河公園,觀看大鱗䰾、黃臘丁等名優魚的繁殖過程以及智能養殖過程。

  一些養殖户也摩拳擦掌,躍躍欲試。劉大偉就準備與養殖業主魏成陽聯合搞一個以南美白對蝦為特色的漁莊,實現從池塘到餐桌的“無縫對接”。羅小紅則在計劃着開辦一家農家樂,借餐飲之便讓自家的生態魚知名度更高。

  也有極個別“獨闢蹊徑者”。一次偶然,明達鎮養殖户王濤發現自家數萬條灰黑色的泥鰍中,夾雜着一條通體金色的金龍鰍,當時有人願意出200元的價格購買。這讓他發現了商機,有意識收集金龍鰍並進行配對繁殖。如今,王濤的金龍鰍在網上很受歡迎,個頭稍微大一點的兩條就能賣88元。

  政府也開始行動起來。劉文洋透露,該鎮正在打造30多畝的生態漁園項目,再過兩三個月就能對市民開放,將安排一些包括垂釣、魚療等在內的體驗和互動型項目,並通過釣魚比賽等活動來聚集人氣。

  “下一步,我們也將注重把現代漁業與旅遊觀光、水族觀賞、休閒垂釣、非遺文化融合發展,積極打造創意漁業、休閒漁業、體驗漁業、科普漁業,讓漁文化活起來。”劉文洋表示。

  行業觀察>>>

  自給率不足50% 重慶漁業潛力待挖掘

  生態漁業是重慶山地特色高效農業的重要組成部分。重慶周邊,湖北、湖南、四川等漁業大省環伺,競爭壓力不小。市水產總站副站長梅會清告訴記者,目前我市的漁業自給率不足50%,就與上述因素密不可分。

  一方面,受山地地形限制,重慶的池塘面積小、分佈散,在規模上與沿海有較大的差距。一組數據顯示,漁業大省湖北,共有水域總面積2500萬畝,宜養水面1300萬畝左右,中國人的餐桌上,每7條淡水魚就有一條來自湖北,出口到歐美的小龍蝦,每3只就有一隻來自湖北;再往東,江西省漁業經濟總產值達1063億元,水產養殖面積穩定在612萬畝,稻漁綜合種養面積達200萬畝;鄰省四川,水產養殖面積達300萬畝,水產品總產量達180萬噸,漁業經濟總產值達560億元。與之相比,重慶的水產養殖面積為124萬畝,水產品產量為52.4萬噸。

  另一方面,我市漁業還存在漁業基礎設施投入不足、防災減災能力不強、生產經營組織化、規模化和專業化程度較低,產品附加值低、產學研推整合力度不夠等短板。“幾場暴雨,塘面就很可能溢出,從而造成漁民的巨大損失。”梅會清説。

  在品牌上,目前我市僅有長壽湖、大洪湖、渝湖等水產品牌有一定知名度,且大多侷限於業內。龍頭都不突出,怎麼帶動其他企業集羣發展呢?

  此外,目前我市有300萬畝冬水田,但用來做稻田養魚的只有約100萬畝,利用上還有巨大缺口。

  “不管是從提高自給率方面,還是加快漁業科技創新方面,或者是提升品牌方面,重慶生態漁業都有巨大的市場潛力。”梅會清表示,要走出一條屬於重慶的山地特色高效漁業之路,無疑應揚長避短,攻克短板。

  日前,市農業農村委提出,以“十大行動”作為漁業發展的行動綱領,完成“十個一批”主要任務,推動重慶漁業綠色健康發展。

  “十大行動”包括保供提質增效、川渝地區漁業協同發展、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科技攻關等;“十個一批”主要任務則包括建成一批產學研推一體化綜合示範基地與水產科技產業園區、做大做強一批漁業知名品牌、建設一批名優經濟魚原良種場等。這些舉措均是基於我市的地域資源稟賦,根據目前存在的不足和短板提出的舉措,針對性極強。

  在品種上,我市將重點實施漁業種業提升工程,加強水產原良種場、保種場建設,推進水產苗種生產設施升級改造;加強良種培育和長江上游特色魚類開發,培育一批育繁推一體化現代種業企業;支持種業企業開展原良種保種,良種選育和新品種開發;建設市級水產遺傳育種中心。

  在品質上,我市將推進池塘標準化改造,加強漁業園區建設,推廣綠色健康養殖模式,實施養殖尾水綜合治理,調整品種結構,有序推動水庫增養殖業,推進大水面生態養殖;實施養殖稻田標準化改造,加快發展稻漁綜合種養。

  在品牌上,我市將以企業集團化與產業技術升級為基石,壯大企業實力。以長江上游特色優質魚類開發利用為突破口,充分利用信息技術平台,培育具有地方特色的水產品牌,爭創馳名商標和著名商標,做大做強一批漁業知名品牌。

  一些行動業已落地見效。在大足鐵山鎮,當地利用氣候温和、降水豐沛、熱量富足等地理環境優勢發展冬蝦,每年11月至次年3月上市,與其他地方的小龍蝦形成錯季優勢,已取得一定成效。同時,大足還將與相鄰的四川市縣聯合發展上萬畝冬蝦,形成規模效應。

  有理由相信,隨着這一系列行動的逐步落地,重慶生態漁業將迎來厚積薄發。(記者 顏安 實習生 千禧月)

編輯: 葛琦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636615